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财新闻 门户 财经 查看内容

“聪明钱”的价值发现:外资中国国债持仓同比翻倍

摘要:“中国国债的头寸变动,已经成为时下国际投资者之间交流最多的话题。” Astignes Capital投资经理Arjun Shetty对第一财经记者感慨道。中央结算公司数据显示,截 ...

“中国国债的头寸变动,已经成为时下国际投资者之间交流最多的话题。” Astignes Capital投资经理Arjun Shetty对第一财经记者感慨道。

中央结算公司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境外机构持有9152.57亿元中国国债,同比翻了一番。在过去的半年内国债收益率迅速下行,十年期国债年初一度触及4%的高点,而截至本周已经下行至3.51%,“聪明钱”的价值发现功能已经初现。

事实上,不仅是中国国债,外资对中国商业银行发行的同业存单也非常青睐,截至6月底,境外机构持有中国同业存单2038亿元,这一数字为去年同期的8.74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中国债市收益率的绝对水平较高、中国债市开放的提速也成为了外资在中国债市大举增持的重要原因。

近日,在中央结算公司举办的“2018年债券年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从理论上而言,外资进入中国市场,可能带来的最大影响就是“价值发现”,也就说如果外资机构集中投资某种产品可能会给境内的投资者带来某种启示。聪明钱抄底中国国债

Aberdeen Standard亚太主权债投资主管Kenneth Akintewe告诉第一财经,2018年上半年,包括他们在内的大部分国际投资者对中国债券都有所增持。

记者注意到,在过去的半年内国债收益率迅速下行,十年期国债年初一度触及4%的高点,而截至本周已经下行至3.51%,“聪明钱”的价值发现功能已经初现。

中央结算公司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境外机构持有9152.57亿元中国国债,连续17个月维持升势,较2017年6月底更是翻了一倍。星展银行高级经济师周洪礼发现,中国国债绝对收益率较高是外资增持的主要动力,而境外机构对中国债市投资爆发性的增长,始于2017年7月“债券通”的开通。

除了国债以外,中国商业银行发行的同业存单也成为了外资最青睐的投资品种之一。根据上海清算所公开披露的数据,截至2018年上半年,境外机构持有中国同业存单2038亿元,这一数字为去年同期的8.74倍。

外资机构渐成活跃玩家

周洪礼告诉记者,近期大概有十几家客户向其咨询中国国债的投资细节。一位新加坡保险资管投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感慨道,中国国债的头寸变动,已经成为时下国际投资者交流最多的话题。

上海市金融办市场处副处长曹艳文在2018年债券年会上表示,过去十几年来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步伐一直没有停下,这从几个维度可以看出。

从发行人的角度来看,从最初只是针对国际开发机构,现在境外非金融企业、境外商业银行、外国政府、国际性金融组织都已经成功在国内发行了人民币债券。

从投资者角度来说,从最早的三类机构逐步扩展到所有的合格的境外投资者,而且整体投资额度也逐步放宽。

从开放产品范围来看,从最早的债券现券已经扩展到债券的回购、债券借贷、利率互换、发行认购,这个范围和品种也不断的拓宽。

从开放的渠道来看,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渠道也非常丰富。“包括目前体量最大的就是通过境外机构直联开户的模式,以及去年推出的债券通。另外,目前正在尝试的自贸区债券发行也是对外开放的新路程的一种探索。”

Kenneth Akintewe和Arjun Shetty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们在投资中国债券时主要通过CIBM(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这一渠道。

债市开放仍大有可为

周洪礼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国债投资者占比已经有明显的提升了,但是从包括信用债在内的整个中国债市来看,国际投资者的占比还不到3%,仍然低于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占比。

在中国国债投资方面,周洪礼表示,国际投资者目前最大的困惑是税收的明确,另外在国际投资者在做交易的过程中,做市商能否能提供配套的流动性也是投资者关心的问题。中央结算公司上海总部研发总经理闫彦明在上述年会上表示,跨境投资税收的问题没有特别完善和明确的规定,在不同的路径下存在差异,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多位境外投资者告诉第一财经,在投资中国债券的过程中,人民币汇率的风险可以通过多重方式有效对冲。周洪礼近日提示,市场应关注美元走强的可能,星展银行对于美元对人民币年底的预测是6.7。

而在投资中国公司债的过程中,Arjun Shetty告诉第一财经,除了市场分割和评级标准,语言也是一个问题。在此背景下,如果发行人近年来有海外市场发行的历史,可以查询美元债券的募集说明书。

副行长潘功胜在“债券通”一周年论坛中提到,人民银行将从对内、对外两个维度继续推动债券市场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推动和主要电子交易平台的合作;将发布境外机构在境内发债的有关办法,为境外发行人提供一个更加清晰、明确的发行指引,简化境外机构在境内发行债券的有关管理措施;并将不断地推出有关的优化措施。

闫彦明认为,未来应进一步明确债市开放的目的,应当是要更好服务于国民经济,特别是实体经济的发展。同时,要进一步更好地练好内功,包括债市的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分割的一系列问题,也包括税收制度、信用评级、风险对冲问题,有大量的工作需要进一步深化。

“未来在金融市场开放的过程中,希望本地机构在内的更多投资机构可以分享金融开放所带来的红利,共同推动这个市场更良性和可持续的发展。” 闫彦明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0)

Powered by 财新闻 X3.2 © 2013-2018 Design by 财经新闻网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