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财新闻 门户 财经 查看内容

为何扫货中国债?外资已手握1.4万亿人民币债券,连续18个月增持,他们还扫了A股

摘要:今年以来,尽管A股市场表现不尽如人意,债券市场频爆违约,金融市场的动荡加剧了国内投资者的谨慎情绪,但外资却走出了一条逆势投资的强劲势头...

你眼中的风险,是别人眼中的机遇。

今年以来,尽管A股市场表现不尽如人意,债券市场频爆违约,金融市场的动荡加剧了国内投资者的谨慎情绪,但外资却走出了一条逆势投资的强劲势头。

中债登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8月外资机构在中债登托管的人民币债券余额为14120.84亿元,当月增持量达580亿元左右。这是境外机构连续第18个月增持人民币债券,仓位较去年同期大涨64.70%。

股市的表现同样如此,尽管A股表现低迷,但外资仍持续大举进入。截至8月22日,年内陆港通资金净流入规模已达到2310亿元,持股总市值较年初增长了1312亿元。

不少业内人士分析,外资强势“扫货”的背后,看中的是中国金融市场的高“性价比”。一方面,当前我国利率债的实际收益(票息+资本利得)较为客观,纵观全球,我国是为数不多的高收益、高评级的债券投资标的国;另一方面,A股当前的估值水平在外资看来较为合理划算,相比于处于史上最长牛市期的美股,当前的美股已有些“高处不胜寒”。

更为重要的是,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进一步对外开放,外资投资国内金融市场的各种配套制度逐步落地,政策的保驾护航会进一步吸引外资流入,外资“扫货”国内金融市场的趋势预计还会持续下去,这实际上也对人民币汇率形成一定的支撑。

利率债受外资青睐

今年以来,境外机构对中国债市的投资规模创下新高,中债登数据显示,今年累计增持人民币债券总量达到4379.39亿元。

在外资增持的人民币债券中,以国债为代表的利率债尤为受到青睐。仅从上半年情况看,外资机构新增配置国债占到国债净增量的75%,外资机构已经成为目前国债品种不可忽视的配置力量。

实际上,外资偏爱配置国债并非今年以来的新变化,即便在过去多年,只要外资配置国内债市,也一直以国债为主,其次便是政策性金融债。

北京一外资行投行人士曾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之所以外资长期以来喜欢投资利率债,是因为对于其他类型的债券,如地方政府债、公司类债券等,外资“看不懂”,投资债券需要研究分析,但外资毕竟投研能力有限,不可能非常了解中国债市各类发行主体的情况,所以在有限的了解情况下,投资利率债最安全,也最容易。

不过,今年以来,外资加速配置中国的利率债,也是有一些新因素在驱动。兴业研究固定收益分析师梁世超称,站在收益的角度,外资机构也仍有充足动力配置境内利率债。从中国债券配置价值来看,即使算上汇率波动因素,今年1-7月国债实际收益(票息+资本利得)横向对比仍位列全球第一。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洪灏也表示,美债收益率长期趋势已经逆转,中国可能是为数不多还有高收益、高评级的投资标的的国家。

政策逐步扫清外资投资债市障碍

中国债市对外资开放近几年一直在持续推进,但从外资流入规模看,真正迎来外资投资债市爆发期的,是从去年中国债市纳入国际主要债券指数,以及“债券通”开始。

“中国债市纳入国际主要债券指数,增加了外资跟随指数被动配置的需求,债券通的规则模式则使国际投资者能够在不改变业务习惯、同时有效遵从内地市场法规制度的前提下,便捷地参与内地债券市场,对海外中小机构的用户体验更友好。”上述外资行人士称。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末,在过去一年里,境外机构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机构数量从400多家扩展至超过1000家,持债规模近1.7万亿元。

近期,仍有不少配套政策加速落地,为外资投资中国债市保驾护航。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就列举了近期中国债市对外开放的主要新进展:

一是进一步明确了相关税收安排。8月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境外投资者投资境内债券的利息收入,暂免征收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期限暂定三年。

二是全面实现券款对付(DVP)结算。8月24日,相关境内托管结算机构上线DvP结算功能,至此“债券通”全面实现DVP结算,进一步满足了境外投资者的风控及监管要求。

三是上线交易分仓功能。8月31日,“债券通”正式上线了大宗债券交易前分仓功能,并将于近期上线交易后分仓功能,进一步便利境外资产管理人的交易需求,提升交易效率。

四是完善境外机构境内发行债券的制度安排,有关办法拟于近期发布。

此外,在24家报价商的基础上,近期“债券通”新增了10家报价机构,相关机构大幅调降了交易手续费率。

其中,税收安排的明确一直是外资普遍呼吁的问题,另一外资行债券分析师对券商中国记者透露,此前外资投资中国债市时,尽管没有明确税收安排,但中国方面也未对其真正征税,只是开户行会参照相关的税收标准对外资的投资收益进行类似“准备金”安排,以备中国方面真正征税时动用。

此次国务院明确免征三年的外资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对外资来说当然是重大利好。不过,有分析人士曾表示,对外资来说,他们仍希望明确税收标准,“哪怕是征税,对外资来说也是可以接受的,明确规则对他们来说更重要。暂时的免征只是一个阶段性安排,下一步还是应制度化,给外资机构明确的预期”。

下一步债市开放还有哪些举措可期?

潘功胜两个月内两度就中国债市进一步开放发表重要言论,均涉及下一步债市开放的举措。对比前后的表述看,一些此前提到的举措均已落地,当然,还有一些承诺尚未兑现,而这些将成为下一步债市开放的主攻方向。

对比潘功胜7月初在港交所举行的“债券通”周年讨论会和近日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表述看,下一步中国债市进一步对外开放还将有以下重点举措:

1、出台针对完善熊猫债发行的制度安排,如简化债券发行管理,确定适当的会计准则要求,扩大认可的审计机构的范畴,发行者可自主决定是用在中国境内或者是调到境外去使用等;

2、全面放开回购及衍生品交易,即将放开所有通过“债券通”和直接入市的境外投资者开展回购和衍生品交易;

3、支持境外评级机构入市开展评级业务;

4、鼓励境内基础设施与更多国际主流电子交易平台及相关基础设施加强合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0)

Powered by 财新闻 X3.2 © 2013-2018 Design by 财经新闻网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